Monday, November 5, 2007

生病了

11月4日晚,雨天.
kl依然被低气压笼罩着,
感觉心情都跟着低沉.
连远处的靡靡灯火看起来都灰灰的.
天空的云层很厚,
不像是几小时内就能消散.
接近午夜了,刚睡太多,
害自己到现在都还很清醒.
jolin的日不落很好听,
日不落的想念,
谁会有这个殊荣得到我日不落的想念?
"医生,请问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哦,没什么,只是未爱恐惧症."
"huh?什么碗糕?"
"碗糕?"
"哦,不是,我的意思是那是什么东东."
"诶,顾名思义,就是还没开始爱就已经害怕去爱,不敢去爱."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这是一种心理障碍."
"心理障碍?"
"没错,心理障碍.你还没有试着付出,就已经开始拒绝结果."
"....所以?"
"所以你没药救了....."
"这什么话,像话吗,这是医生该说的话吗?"
"你冷静点听我说完,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是?靠!"
"都说了听我说完咯!啊你现在是想怎样?我是说没有药好医啦!"
"所以啦,有啥不同?"
"有,当然有!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心病还需心药医...."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罗嗦啊医生."
"可以,哈哈~所以,没有药医咯."
".....=.=(想打人)"
"所以,你去找系铃人,叫他帮你解铃不就好咯."
"可是,谁是系铃人?"
"我怎么知道?"
"....=.=lll"
有谁知道我的系铃人是谁吗?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