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梦与女孩

昨天,做了一个梦,还自己给自己解梦
梦到啊,我们的学校没变,只是不明白为何我班跑到图书馆旁边
我一进班,就看到很多初中生在里面,乱糟糟的
我不明白那时我有什么好气的,就把他们全赶走,
有个学弟还拿木棍出来唬我,结果我拿更长的铁棍唬回去
这一段是我觉得比较搞笑的
然后啊,有神经质的跟班上同学说,
你们都不会好好看顾我们班的吗?
然后就直接shoot那边那个长的大大只的初中女学长,
感觉比我还高一个头,可是手臂上有戴那种每次妇女驾车时,
戴来防晒的手套,而且还是粉色小草莓的图案
我骂她,还有下次死的就是她
哇靠,又铁棍又死人的,我真的混的噢?
不懂做么小卫突然跑出来叫我帮他开100plus的水瓶,
可能因为不想浪费我的暴力吧
然后就有个很可爱的女生出现了
重点来了,她是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女生,
比我矮个差不多一到半个头吧,
苗条,忘了身材好不好(忘记看...T.T)
一头乌溜溜的长头发(短发的也很好看的啦)
眼睛清澈明亮,有一点深邃的美感
整体给人很sweet的感觉,好像蚂蚁要爬过来了...
她很nice,说话不粗声粗气,可是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
因为她说“不要动不动就要打人!”
那张微微嘟着小嘴的可爱模样至今难忘
那双直视我的双眼,迷人又心醉...
今晚,我们是否还能再续前缘?
我那梦中的女孩
期待,却又怕落空了期待
实在,却从来不可能实在
在哪里?她到底在哪里?
我的宝贝在哪里?
真的好可惜好可惜,只是梦一场
让我在这样的深夜,还在想你
既然我做过那么多次一样的重复的梦,
那可不可以这个梦也从来一次?
一次就好,再一次就好,
算是我无所奢求的奢求
再让我看一看你的笑脸,
再看一看你醉人的眼睛
让我问一声,
姑娘你身在何方?
可否别让我心系?
姑娘你可否安好?
可否别让我担心?
让我魂系梦牵心挂的姑娘啊,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想得你好苦?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the moon represents my heart

Tuesday, September 4, 2007

不要...不要叫我...uncle....哥哥....

不要酱啦,
不要叫我uncle,
而且还是uncle 哥哥,
我不要啦!!!!
怎么说呢?
通常故事的发生都有原因,
我的故事的发生却平凡到不行。
就只是...去游泳罢了。
就在酱美好的早晨,
应该说是前天去好云顶玩了一整天后,
累到感觉骨头要散掉(人老了果然无法和小孩一起混),
难得回家睡觉却一大早被吵醒陪他们去游泳,
然后浸泡在水里想我的腰会不会断掉。
玩啊玩的,时间过得还算快,
就在打算回去冲凉的时候,
听到旁边的一位辣妈对着她女儿说
“去跟哥哥玩啦~!”
忘了小妹妹说什么了,
反正“uncle"这个字是清清楚楚"飘”进我耳朵,
我还反应过来,
辣妈已经说“是哥哥”
ok la,她有改口,
只是加了哥哥,变成“uncle 哥哥”
=.=ll feel wanna faint...
或许,小女孩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明明是uncle,做么妈咪一定要我叫哥哥,
那个uncle是哥哥咩?哥哥酱老咩?..."
不敢想下去,怕连奇怪的”怪伯伯“都会用来形容我。
怎么...我真的这么老了咩?
玩一天就累到趴在那边喘,
连一个小妹妹都欺负我,
我..我..呜呜,我要跟我妈妈讲。
可能,哪一天,
我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
就真的是老了吧?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